王禅 赵光诚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《鬼谷神谋》最新章节

小说:鬼谷神谋

小说:其他小说

作者:王禅

角色:王禅 赵光诚

简介:【历史征文】别人重生非富即贵,可我重生却成了一株稻谷,不,是一株坟前稻!只因一个痴情的女人,吃下了我,她便成了我的母亲
而我却成了鬼谷王禅,后人称我鬼谷子,纵横一派的开山鼻祖
在此乱世看我如何再起风云,闯荡战国沙场!

鬼谷神谋

《鬼谷神谋》免费试读免费阅读

第一章浴火重生

第一章浴火重生

世道艰辛,蝼蚁难存!

三无人员王禅,无父无母,无亲无故,靠着福利院的资助,勉强混了十二年小初高。

只是读尽万卷书,下笔未有神,高考只考了二百五十分,连个野鸡中专职校都录不上。

满腹经仑却是无处施展,只叹生不蓬时,世事弄人,一日三餐成了他最大的考验。

这一天,是高考放榜的整月,王禅看着村里旧寺那破旧的屋顶,露出半个苍天,想着自己这些年深研易经八卦,却从来也未给自己卜过,心里也是无限惆怅。

王禅年少时死了父母,家道中落,只得㮩身村里的破寺,却机缘巧合之下,在旧寺的地库之中寻得一些古书。

这些古书该是破四旧之时,以前村里的算命先生神婆所留,所以保存还算完好。

有《鬼谷子》一十三章,《本经阴符七术》,还有一些易经八卦占卜之书。

王禅虽然不愿学现代知识,可对这些古书却十分着迷。所以这些年每日参悟,脑子里竟是些神神鬼鬼的东西,也算学有所获。

只可惜反误了学业,写篇作文也是不仑不类,连教他的语文老师都读不懂。

所以也没有人管他,村里人只认为他是一个怪人,勉强尽着义务。

王禅原本他叫王良,可后来就照着鬼谷子之名,给自己改了个“王禅”的名字,意思是自己深得鬼谷子真传,已通道家禅意,十分自负。

他不知,鬼谷子通天摄地,俱万古智慧,开纵横一派,隐在云梦山鬼谷没事,活得十分滋润。

可自己呢?却活得一日三饥,实在是一个笑话。

这次高考落榜,更是心灰意冷,心里也觉得活着没什么意思,也有了厌世的想法。

村里的老人看着王禅这些日子愁眉苦脸,也常对他说。

“王禅呀,你也十八岁了,你看这村里都只剩一些孤寡老人,年轻人都去沿海打工了,你不若也随他们去吧。

只要吃得苦,一个人养活自己还是可以的,你就别老是看那些没用的古书,想着有济世之才,反而误了年华。”

从小学一直熬到高中毕业,现在也该是到人生的十字路口。

王禅一个人形单影离,长叹一声,从床底下掏出六个钱币。

这六个钱币算是王禅最大的财富,也是与古书同时留存的。十分精致,非铜非金,却亮着金光,十分稀罕。

学习易经八卦之术,王禅就是用六个钱币来算的。

王禅把六个钱币合在手中,嘴里念念有词,心中十分虔诚,随手在床板上一抛,六个钱币一字排开。

王禅一看,心里一惊,脸上冒着虚汗,眼中闪着异样的光芒。

六个钱币都是正面朝上,所谓正面,是因为钱币之上没有其它花纹,一面一个“阳”字,一面一个“阴”字,正是阴阳钱币卜可通神。

这六个“阳”字正面,代表着一个卦,而且是易经六十上卦的第一卦,乾卦。

乾,元,亨,利,贞。

初九:潜龙勿用。

九二: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。

九三:君子终日乾乾,夕惕若厉,无咎。

九四:或跃在渊,无咎。

九五:飞龙在天,利见大人。

上九:亢龙有悔。

王禅知道这一卦对一个普通人意味着什么。

在古时若是算到此卦就有一登九五,飞龙在天之势,必是大富大贵之运数。

可王禅算得此卦心里却是极度寒心,因为依他此时的境况,与卦并不相符,除非再世投胎,才能实现卦像。

王禅也无其它东西,把六个钱币和书揣在口袋里,就朝寺外走。

心里想着,呆在屋里纵然算了第一乾卦,也无济于事,不若出去走走。

纵然不会有什么奇缘,去田地里,或许还能找到一个地瓜什么的,勉强可以充饥,做个饿死鬼可不划算。

村里的寺远离村也有百十米远,而且这里是一个小山村,只有一条乡村路通往外面的镇子,边上都是田地。

可王禅看着这荒无的田,心里更凉了。

村里的人都外出打工了,田地大多没有种,杂草长得一人多高,只有几块地里头还有些包谷。

此时秋收之时,却并无秋收的样子。

王禅看看四下无人,跳到田地里瓣了三包包谷棒子,心里想着“见龙在田,利见大人。”这句卜辞,不知道“大人”在何处?

“大人”也可以解释为贵人,能指点迷津之人。

王禅知道在不同的时候,可以解释为不同的意思。若是在古时,也可以解释为当官的,富贵之人。

可王禅并不奢想,或许这三个包谷棒子,也算是“大人”了。

看了看村后山,心里也有了主意。

此时再回寺里,也懒得生火,不若就去后山找些柴火,就可以把包谷烤了吃,也解腹饥。

于是王禅加快脚步就朝后山奔去。

结果没头没脑的就撞到一个人,摔在地上,弄了一头灰土。

王禅虽然身材高大,可此时饿得头昏脑涨,一时间竟爬不起来。

心里想着,刚才明明看了这路上连个鬼都没有,为何一时之间竟然冒出一个人来了,心里也是恐慌,怕撞到村里的老人,那还得了。

抬头一看,却是一个身着破旧道袍的老人,一头花白的头发胡子,脸廋如柴,皮包骨头,却目光如炬,正端祥着王禅。

“老人家,没撞坏你吧!”

王禅脸有嫌意,语气十分温和,从地上爬了起来,拍拍屁股上的灰,正想扶着老人。

“别动,我看你骨额清奇,面像独特,仙胎凡体,今日定然是你大劫之日。”

王禅一听,脸上一笑,这怎么就和周星驰的电影《功夫》一模一样呢,连台词都没改,不会是真的想卖书吧。

“老人家,你也看过星爷的电影,跟我开玩笑,可我身上连个钢镚都没有。”

王禅拾起地上的玉米,摸着头额,刚才这一撞一摔,额头上竟然撞起四个疙瘩,心里顿时明白。

但凡历史上那些名人,都是头有异骨。如鬼谷子,孔明、司马懿,还有魏延。

这个老道人怕是看到自己这四个疙瘩,就认为自己天生异相了。

可王禅再想,不能吧,才二顿没吃,为何这一撞就撞了四个疙瘩,此时摸着额头却也不疼,只是有些麻而已。

“小子,你兜里有六个阴阳币,刚才是不是也给自己卜了一卦,定然是一个乾卦,所以才来田里偷包谷棒子,想遇见‘大人’,是与不是?”

王禅一听,这个老道说话,文绉绉的到是比较合他的口味。而且一出口就让王禅吃惊不已,就像一个神仙下凡一样,知晓一切。

“老道,看来你道行很高,难道想渡化于我?”

王禅是不得不承认,心里想着,自己还真遇上“大人”了。

“你可知善卦者不自卜,你既已卜了,那自然能渡此劫,此世非你所为,你还是换去它世吧!”

王禅一听,似有明白,却又不明白。

自己总是怀才不遇,生错世道,可却不知道如何另投它世。依老道人所言,难道是要自己成全自己,死了才能换世。

“老道人,如何换去它世,可有指点?”

王禅说起古话,到是十分顺当,都把自己当成古人了。

“也没什么,你既与我有缘,我就点化于你。你既无父无母,无亲无故,又身无分文,穷困潦倒,自然已了无牵挂,劫数于你反是好事。那后山之上有一座二千多年的古坟,你去那里吧,或许那才是你真正的归宿。”

老道说完,拂了拂衣䄂大步向前走去。

王禅盯着老道的背影,慢慢的变得模糊,像是融在这杂草丛中的一道影子。

王禅苦笑一声,向后山走去。

后山之上林木苍苍。

这些年退耕还林,后山到是风景独异,可若要寻二千多年的古坟谈何容易。不过对王禅来说,却并非难事,因为他已学了鬼谷风水之学,边爬山边观察着这后山之势。

后山只是一座小山丘,却有如一个老虎盘卧着,如此奇山王禅是第一次细看,也验证自己学有所长。

在虎头之内,这里有一个天然的山凹,既可得朝阳,也可照夕日,正是两相得益之处,形同老虎的脖子。

此时秋季,也是遍地菊花。

后面则一些古松柏树,向着山凹弯着腰,像是对此鞠躬一般。

王禅一笑,这里该是此山的灵气所在,也是最好的**之位,再看山凹,中间隆起,似个土堆,与其它有异。

这里应该就是老道人嘴里的二千多年的古坟了,只是历经千年,原来的坟也变成一个自然的土堆,上面长满杂草,怎么看也不像坟了。

王禅走上坟头,拔了些杂草,拢成一堆,把身上的三个包谷棒子用一根柴穿了起来。再从兜里摸出一个打火机,点焰杂草,开始烤包谷棒子。

纵然有奇缘在身,也得吃饱了,若不然投胎不成,反而了饿死鬼,就有些丢人了。

可这杂草却并不耐焰。

王禅站起身来,正想着去再找些干柴,可身上的古书却在此时掉了出来。

王禅一看,摇了摇头。

自言道:“古书呀古书!你是传错人了,我纵然习得这些纵横权谋之术,耐何连肚子都填不饱,你若有灵,刚才定然也听那老道人说了,我有大劫。

所以你再跟着我也没什么意思了,不若就化成一股尘烟,随它去吧!”

王禅说完,开始把古书放在火上,古书在火中并不易焰,而是冒着黑烟,熏得四周树上,乌鸦乱叫。

王禅也是一时心虚,忽然之间秋风大作,却绕着山凹久久不散,火却越焰越旺,慢慢有燎原之势。

王禅一惊,怕把山烧了可是要坐牢的,忙用手去拍打火焰。

却不想刚才还黑烟滚滚的古书此时却焰得十分旺盛,一下子就把王禅给围了起来。

只觉得火焰中闪过一道金光,整个大火在山凹之中瞬间漫延起来。

可怜王禅连哼都来不及哼一声就被大火吞噬,化成一股青烟,被烧成灰烬。

点击进入整本阅读《鬼谷神谋》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原创文章,作者:王禅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clot1.com/book/111266.html